最近「躺平」成為中國網絡熱詞。網上查了一下,就是不管對方對你做什麼事情,採取什麼樣的態度,你都不做任何的反應或者反抗,香港的粵語叫「放啤」。

「躺平」的核心邏輯就是,只要我「躺平放啤」你奈我何?香港式粵語就是「吹我唔漲」。今天暫且不論躺平是對是錯,重點解決一下英國和美國傳媒和「躺平」相近的「潮語」以及英文傳媒如何翻譯「躺平」一詞。注意:英文傳媒包括英美以外的英文傳媒。

根據《中國日報》英語世界: Sixth Tone和財新網英文版兩個英文傳媒都有談及「躺平」。然而, 但我覺得最「英國地道」就是《英國衛報》 2022 年3月14日刊登的文章 :

Slobbing out and giving up: why are so many people going ‘goblin mode’?

當中就用 “Goblin Mode” 來講述英國青年人「放棄人生」的態度,真的和中國年青人「躺平」惺惺相惜。而Slobbing Out就即是「一個邋遢、沒有吸引力和懶惰的行為」。

https://www.theguardian.com/technology/2022/mar/14/slobbing-out-and-giving-up-why-are-so-many-people-going-goblin-mode

隨後美國網紅 Asmongold 亦在其YouTube度大講 Goblin Mode 就正是他本身Just Give Up 的生活態度,以及點解愈來愈多年青人用Goblin Mode躺平,果真是人類共同體。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KgDrJGYXS4E

講完英美西人的生活態度,就回到佢地如何講中國的躺平主義。以下就是 Sixth Tone是一個專注報導中國的英文媒體,主標題這樣說:

--

--

東尼積金倉的資產市值2021年全升9.76%(賺75,225港元)至84.57萬港元。

東尼積金倉(已扣除所有手續及管理費用)於2021年賺75,225港元,積金倉(MPF)的資產市值(沒有新供款)由2020年12月31日的77.05萬元上升9.76%至84.57萬港元(12月31日)。

Photo by bruce mars on Unsplash

友人見東尼積金倉2020年和2021年都賺錢(見圖1)便大叫:「我今年投資的港股唔少都坐艇!點解你可以贏錢?」

圖1: 東尼積金倉資產市值走勢

--

--

東尼積金倉第三季(6月30日至9月30日)蝕3.46%(已扣除所有費用);狗幣倉截至9月30日就蝕4%(已扣除所有費用)!本文就講下積金倉蝕錢原因,以及筆者如何修正積金組合試途追返回報!

Photo by Liam Nguyen on Unsplash

圖一所顯示,東尼積金倉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資產值為80.59萬元,較6月30日的83.76萬元少2.89萬元(3.46%);主要原因是因為筆者在中港股市(9月)出現持續跌幅時沒有減持(輸要縮);而美股上升時沒有增持(贏要谷),並且沒有減低風險(增持65歲後基金)。

--

--

受國策影響,不少中國科技股近日狂跌;筆者便諗住「再跌10%我就吸一注」。為實現這夢想,筆者於8月初建立了一個即月「東尼高息期權倉」,以賺取5,000元的「期權金」(約6%收益率)現金回報之餘,同時在2021年8月結算時,以平均14%的折讓價買入掛鈎股票。

Photo by ELLA DON on Unsplash

今年(2021年)初先是被市場「捧殺估值」,資金由中國科技股走到傳統週期股;到近期面臨中國官方監管壓力,由電子商務、外賣平台反壟斷,到8月初手機遊戲業被官媒評為「精神鴉片」,都令股價本已低殘的科技股,再跌至令不少投資者痛心疾首的價位。

中科股的惡夢

近期跌勢最矚目的首推快手(01024);截至8月6日收市價84.9元,較今年2月上市時的高位417.8元計,狂跌79%。

騰訊控股(00700)被指旗下微信產品的「青少年模式」不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,遭地方人民檢察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,於8月6日其股價收報453.6元,相對今年1月的766元高位跌40%。

另一方面,負債纍纍的房地產公司中國恒大集團面臨資金短缺,報道指其1.32億元人民幣的銀行存款,7月時遭中國法院凍結,隨後又傳出房產銷售被下禁令;種種打擊,令中國恒大(03333)股價由今年1月17.26元的高位,大跌70%至8月6日的5.2元。

快手、騰訊和恒大都是筆者想趁低吸納的股份(本身股票戶口持有約85,000元的現金),但仍想等股價再跌10%(或更多)後才買入,所以便於8月4日至6日期間「沽空」三張認沽期權(Put Options)(見圖表一)為自己定下三個接貨目標價。

--

--

近日和忙於公司審計工作的友人閒聊,得知因為會計準則要求,公司在準備財務報表時,都要找專業「估值服務」為其投資物業、金融工具、股權投資和收購合併後的無形資產等評估出公允價值¹

Photo by Vishwarajsinh Rana on Unsplash

雖然令獨立「估值」顧問行業百花齊放,但亦涉及不少爭議,投資者得多加留意。

就以在香港上市的西伯利亞礦業(01142)估值事件為例。事緣一位名叫曹志明的人士,在2013年獲西伯利亞礦業(「西礦」)聘請撰寫估值報告,估算西礦其下擁有達1,490萬噸「可證實、開採(proved and probable)」礦產的煤礦;西礦董事會其後通過發行4.43億美元的可換股債券集資。

後來有網媒引述《彭博》(Bloomberg)所獲得的文件顯示,有投資者事後向港交所(00388)投訴,質疑曹志明報告錯誤。

與此同時,該批可換股債券發出後,西礦的核數師辭去職務,董事會突然停牌兩年,並發通告指基於股東投訴,公司展開內部調查,調查包括公司賬目及由曹志明撰寫的估值報告。

該報道又引述《彭博》指出,西礦核數師在2014年,曾委托在港上市的估值公司羅馬集團(08072),覆核曹志明的估值報告。

結果西礦在2015年4月發出通告,直指羅馬集團認為曹志明報告並無問題,並指外界的指控毫無根據,成為西礦及後復牌的重要理據。

然而,《彭博》在該引述報道中又提到,羅馬集團在2014年初,曾受一間有興趣收購西礦的公司委託調查西礦的資產,當時羅馬集團質疑曹志明的報告涉及「誤導」、缺少重要的資料,為何短短一年間,羅馬集團的報告結論會有所轉變?

最後,該報道指《彭博》引述一封羅馬集團致西礦信件,投訴西礦是未經他們得悉下使用有關報告,有關通告的內容也未經同意。

估值師的經營模式

於是筆者便向友人請教「估值師」這行業,友人說:「估值服務,一般分開兩類:第一類是為物業、土地、廠房、機械設備等『有形』資產估值;第二類是對公司業務、無形資產(如商標)、金融工具(如可換股債券)等『無形』資產進行估值。」

在有形資產估值中,物業估值是需要合資格的(皇家特許測量師學會RICS,或香港測量師學會HKIS)測量師簽證。 這類估值以戴德梁行(Cushman Wakefield)、仲量聯行(JLL)、世邦魏理仕(CBRE)、第一太平戴維斯(Savills)等為「大行」龍頭。 另一類是對評估公司無型資產的公允價值。

撰寫這類估值報告,則沒有規定需要由擁有特定資格人士簽證。 而這類估值工作以「Big 4」(德勤、羅兵咸永道、安永、畢馬威)、Duff & Phelps、JLL等屬比較大型的估值機構。

估值收費差別大

由於上述會計準則要求,不少公司都要聘請獨立估值師為其資產進行估值,但要「Big 4」撰寫估值報告,動輒都要十數萬元或更高(視乎估值項目會有所不同),其他大行估值師都要約十萬八萬元,對中小企來說實在負擔不輕。

然而,由於這類的估值只作會計入數用途,不是收購合併之用,在公司的角度只是『合規成本』,並不會帶來金錢好處,所以一般希望愈便宜愈好。

不少傳統大行出身的估值師,都看準這點而自立門戶,並以超低的收費爭取客戶。這些自立門戶的小型「估值」公司收費,往往只是大行的一半、甚至更低(友人表示,見過最誇張的只有大行報價的一成!),所以深受中小企歡迎。

然而,一分錢一分貨,這些小型估值公司對估值服務所投放的資源,往往「將價就貨」,水平自然「良莠不齊」。筆者於是好奇問友人:「那公司財務報表上面對公司業務、無形資產、金融工具等的估值就不可靠嗎?」

慳水慳力有人包底

友人氣定神閒道出箇中「橋妙」:「第一,對於這種會計用途的估值,除房產評估外,並沒有特定相關資格要求,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做;第二,所做出的估值最後都要由核數師(Auditor)查核,若估值有問題,核數師便會叫估值師作出更改!」

在客戶角度,反正都能解決會計需要,當然找個便宜的就好。 筆者不明所以,友人便打個比喻:「就如小明要寫一篇英文文章,不論文法優劣都會給專業的英語編輯修改至完美文法,那小明為何要花心機寫得好文法?乾脆的寫些爛英文,再交給英語編輯修改執手尾,那不是慳水慳力嗎?」

就因為這個「估值、核數」模式,吸引不少傳統大行的估值師自立門戶,再請幾個廉價新丁(不用持牌或專業資格),便可以和傳統大行「爭飯食」撰寫估值報告;最後更可以做爛市,令估值師這行業不再風光。

由於競爭激烈,即使是傳統估值測量公司,初入職的估值分析員,月薪只有10,000多至20,000元;加上前景暗淡,令不少高質的年輕人卻步入行。

友人續說:「當然投資銀行內部有估值部,專為新股上市企業和收購合併等大茶飯之用,其新入職的分析師起碼有40,000、50,000元月薪,但要入到這些投行估值部,又談何容易呢?」

投資者宜留意

另外,由於上市公司為收購項目委託撰寫的估值報告,一般都不聘請核數師審閱,因此一般投資者難以察覺箇中問題。惟投資者仍可從估值師的背景資料,如學歷(是否野雞大學)和過往項目的經驗,以及有否再另聘行業專家(如礦業專家)參與估值。

另一方面,即使這些收購合併的估值報告,只作內部參考,然而最後要入賬(財務報表)時都要由核數師審閱,所以投資者可從核數師的意見,看看有否對收購項目作出懷疑或辭任等警告訊號,以免墮進投資陷阱。

註釋及資料來源

  1. 根據IFRS 3,商譽是收購對價(consideration)的公充價值(fair value)減去淨資產的公充價值(fair value)所得,一般找估值師評估無形資產,或對價中的金融工具之價值。

文章版權為新傳媒集團所擁有,原文於《經濟一週》刊登,請按: https://www.edigest.hk/297478/?utm_campaign=ED_ContentCopy&utm_source=Web-inventory&utm_medium=Content-Copy_ED

--

--

早前文章曾說過每季都會報告一下「東尼倉」的賺蝕情況,踏入第三季,就讓讀者來檢視一下第二季的成績。

Photo by Executium on Unsplash

「東尼積金倉」今年第二季由79.3萬元升約5.31%(賺42,112元)至83.5萬元(見圖表一);加上第一季所賺的22,144元,「東尼積金倉」上半年共賺64,256元,回報達8.34%(已扣除所有費用)。不過「東尼慳電狗幣倉」仍然蝕錢,令筆者痛心疾首。

--

--

友人和筆者談及香港未來,我倆均對香港環境甚為憂心,同時探討如何為下一代減低污染又可創造財富,用作慈善用途,成為兩者兼顧的良心投資(Sustainable Investment)。

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

友人靈機一觸向筆者建議:「你平時屋企無冷氣又唔使交電費,不如就用慳來的電費投資,賺咗錢就作慈善用途啦!」友人所言甚是,並同時可以滿足筆者三個願望:

  1. 減低香港碳排放為環保出力;
  2. 節省電費開支同時累積財富;
  3. 為慈善公益又可以回饋社會。

連續13個月「零電費」 省下電費買狗幣

事實上,筆者為保衛香港未來,早已成為「零電費」之家:夏天時只開風扇乘涼;春天開抽濕機袪濕,冬天就著多件衫保暖。

如是者在政府提供電費補貼後,筆者在過去13個月內,都不用交電費(見圖表一)。說實話筆者做到「零電費」其實並不出奇,因為家居用電量中,以開冷氣最耗電(佔總用電量35%至40%),故不涼冷氣自然電費大減。

--

--

友人向筆者請教該如何選擇基金,筆者便分享一下買基金主要看哪些指標。

Photo by Carlos Muza on Unsplash

事實上,筆者以往基金投資都以強積金(MPF)為主(零認購費、零轉倉費),直到近年發現在券商富途證券買賣基金也享有很多優點,才開始投入互惠基金。

富途買賣基金的優點,包括

  • 「零」認購費(暫時);
  • 「零」轉倉費和;
  • 最低投資額100美元或100港元。

認購費是投資者透過銀行買入基金時,需要向銀行支付的費用。例如友人決定出資10萬元透過銀行買入「惠理中華匯聚基金」,那10萬元中首先要扣除「認購費」後的餘額才可正式作投資。

這些(互惠)基金的認購費一般來說是3%;但銀行的專業投資顧問都會向客戶說:「見你係熟客,就只收你2%吧!」如此一來,10萬元便剩下98,000元作投資。

此外,每當市場出現突發事件,銀行的投資顧問都會關心友人的投資組合,向友人提供「專業」意見作出調配以應對。

事實上,透過銀行調配基金是要收「轉倉費」;若友人把餘下的98,000元「惠理中華匯聚基金」轉到「普徠仕美國大型增長股票基金」,銀行便可再收980元(1%)的轉倉費。

另外,透過銀行買入基金有最低投資額,現時某大銀行零售投資者買基金的「最低消費」為1,000美元或10,000港元。

而在富途的手機應用程式「富途牛牛」中,筆者只要在手機上「篤、篤、篤」,便可以零認購費(暫時)、零轉倉費買賣基金。

加上每隻基金的最低投資額只是100港元(港元計價的基金)或100美元(美元計價的基金),筆者開始投資一些「自認」優秀的(互惠)基金,買入了以下三隻增長型的基金(見圖表一)。

--

--